当前位置:首页>原创财经 > 正文

谨慎看待评级下沉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4-08 19:03:10  

王明君

2018年,信用债跟随利率债走出牛市行情,收益率大幅下行,其中中高等级收益率多数下行约130~170bp,曲线形态陡峭化。今年以来,一系列缓释信用风险的政策利好相继出台,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困境;防范化解地方债务,缓解地方融资平台再融资压力。

在此背景下,2019年一季度,信用债收益率震荡下行,1年期下行35~60bp左右,3年期下行20-30bp,低评级降幅更大。至3月末,信用债绝对收益率及短期低评级已降至历史较低位。

高低评级利差波动大,2019年一季度末,短久期高低评级利差已收窄至历史较低位,限制了进一步压缩空间。回顾评级利差,以AA与AAA之间的同期限中债中短期票据到期收益率对比分析,2018年二季度金融严监管政策背景下,低评级再融资压力加大、信用事件频发降低了投资者风险偏好,评级利差大幅走阔;去年7月下旬至今,一系列融资利好对市场信心提振和预期改善起到积极作用,短久期、低评级信用债流动性改善,评级利差快速收窄。至2019年一季度末,1年期、3年期AA和AAA之间的评级利差已经压缩至历史前20%分位数。

一系列疏通货币信贷政策传导机制的实际效果尚需一段时间观察,从今年来看,违约节奏并未显着放缓。2018年下半年首次违约发行人30余家,2019年一季度首次违约家数已达10家。未来信用风险能否缓解,还需要持续关注再融资利好政策的实际落实进展,以及经济基本面变化对发行人盈利和内生现金流创造能力的影响。

因此,在目前利率水平下,考虑信用风险和评级利差,对下沉评级持谨慎态度。

迈入4月,债券发行人将密集公布2018年年报和最新季报,信用债也将迎来评级跟踪高峰。2019年一季度,评级下调企业仍以非国企发行人为主。根据以往各类信用风险事件总结,业绩大幅下滑、财务指标恶化或治理问题突出的企业,预计面临较大的评级调整压力,警惕弱资质主体违约风险和部分区域互保风险传染。

相关热词搜索:评级 下行

上一篇:三大战略驱动业绩增长 煌上煌“匠鸭”全新升级 下一篇:券商四大明星私募FOF回本 最高成立以来收益近7%

版权所有 (C)2007-2018 太原烦县政府 娄中心技术系方322742

建议使用 1480*1024 以上分辨率浏览 , Flash Player 8.0以上  网站访问量:

备案号:晋ICP1307365号 网标识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