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创板 > 正文

左手一支疫苗,右手一摞红包,申联生物科创板?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3-21 20:51:37  

    13日,国信证券发布申联生物医药(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申联生物”)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导工作进展报告,决定将申联生物拟申报板块由上交所主板变为科创板。
    辅导工作总结报告显示,2018年,申联生物实现营业收入2.75亿元,净利润8758万。从所在行业和财务指标来看,申联生物基本符合科创板上市条件。但纵观其近年来业务表现,主板向申联生物关上了门,科创板恐怕也不会为它打开一扇窗。
    产品唯一行业竞争对手林立
    招股书显示,申联生物目前只生产猪口蹄疫O型合成肽疫苗,用于预防口蹄疫,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产品。在竞争对手林立的生物疫苗行业,仅靠一支疫苗似乎无法站稳脚跟。
    中国产业信息网发布的《2018年中国口蹄疫疫苗行业发展现状及发展趋势分析》显示,目前全国共有8家猪口蹄疫疫苗生产企业,分别是:中牧股份及其控股子公司乾元浩、必威安泰、天康生物、中农威特、生物股份、申联生物和杨凌金梅。口蹄疫疫苗产品共获得有效兽药产品批准文号超过50个。
    2016年前三大厂商生物股份、中农威特和中牧股份的口蹄疫销售额分别为14.3亿、5.9亿和4.2亿元,市场份额分别为38.3%、15.8%和11.3%。申联生物销售额仅2.7亿,市场占有率不足8%。
    从销售体系上看,2016年中牧股份政采苗收入约5亿元,占据政采苗25%的市场份额,常年稳居第一位,其次是生物股份和天康生物。而政府采购占比高达98%的申联生物政采苗收入仅2.64亿,与行业龙头相去甚远。
    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统计,我国口蹄疫市场规模逐年扩大,但增速出现明显下滑,已从2014年近70%的增长率下降至2016年的20%。
    在逐渐下行的市场上,非行业龙头的申联生物仅仅依赖一支疫苗,如何实现上市梦呢?
    高度依赖政府采购多次行贿主管部门
    申联生物17年12月22日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7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03亿元、2.40亿元、2.67亿元、1.5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大部分销售收入来自于政府采购,在2014年~2015年,政府采购比例更是超过99%,直接销售占比不足1%。
    从招股书公布的前五大客户也可以看出,各地动物疫病预防中心和畜牧局是申联生物主要销售对象,累计销售额超过每年总销售收入的50%。
    我们选取了主营业务同为兽用生物制品的三家上市公司生物股份、普莱柯、海利生物,2017年财报显示,三家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分别为21.73%、13.05%、28.54%,远低于申联生物50%的比例,说明该行业并不高度依赖政府采购,申联生物销售收入构成极度畸形。
    另外,申联生物曾经多次向地方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行贿,以取得在动物疫苗招标采购中的便利。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05年下半年至2012年12月期间,时任四川省动物防疫监督总站站长余勇先后12次收受乾元浩生物股份有限公司销售经理、申联生物销售经理王某华所送现金共计106万元人民币、5万英镑,并为其在动物疫病疫苗政府采购上提供帮助;2013年年底,余勇收受申联生物业务员邵某所送现金5万元人民币,并为其动物疫病疫苗政府采购上提供帮助。
    2011年至2014年,时任四川省畜牧食品局重大动物疫病疫苗招标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姜文康在四川省重大动物疫病疫苗招标采购中为申联生物提供帮助,先后六次收受该公司市场总监王某2所送财物共计31万元人民币、1万美元及面值1万元人民币的购物卡。在此期间,申联生物在四川疫苗政府招标采购中多次中标。
    除了直接行贿,申联生物招股书中的一项“防疫服务费”也颇值得玩味。
    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7年上半年,申联生物销售费用分别为4506万元、5620万元、6291万元、3795万元,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达22.13%、23.33%、23.50%、24.54%。在几家同类型上市公司中,申联生物的销售费用处于较高水平,并且呈现逐年增长趋势。
    在销售费用明细中,申联生物有一项叫做“防疫服务费”的科目,而这一科目在以上几家上市公司报表中并不存在。防疫服务费在申联生物销售费用中的比重在25%左右,2017年上半年更是高达31.82%,在各项销售费用中占比最高。
    申联生物对此科目的解释为,公司防疫服务费主要为达到预期防疫效果而产生的疫苗副反应费、肾上腺素费、培训费等。公司实现收入后    13日,国信证券发布申联生物医药(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申联生物”)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导工作进展报告,决定将申联生物拟申报板块由上交所主板变为科创板。
    辅导工作总结报告显示,2018年,申联生物实现营业收入2.75亿元,净利润8758万。从所在行业和财务指标来看,申联生物基本符合科创板上市条件。但纵观其近年来业务表现,主板向申联生物关上了门,科创板恐怕也不会为它打开一扇窗。
    产品唯一行业竞争对手林立
    招股书显示,申联生物目前只生产猪口蹄疫O型合成肽疫苗,用于预防口蹄疫,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产品。在竞争对手林立的生物疫苗行业,仅靠一支疫苗似乎无法站稳脚跟。
    中国产业信息网发布的《2018年中国口蹄疫疫苗行业发展现状及发展趋势分析》显示,目前全国共有8家猪口蹄疫疫苗生产企业,分别是:中牧股份及其控股子公司乾元浩、必威安泰、天康生物、中农威特、生物股份、申联生物和杨凌金梅。口蹄疫疫苗产品共获得有效兽药产品批准文号超过50个。
    2016年前三大厂商生物股份、中农威特和中牧股份的口蹄疫销售额分别为14.3亿、5.9亿和4.2亿元,市场份额分别为38.3%、15.8%和11.3%。申联生物销售额仅2.7亿,市场占有率不足8%。
    从销售体系上看,2016年中牧股份政采苗收入约5亿元,占据政采苗25%的市场份额,常年稳居第一位,其次是生物股份和天康生物。而政府采购占比高达98%的申联生物政采苗收入仅2.64亿,与行业龙头相去甚远。
    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统计,我国口蹄疫市场规模逐年扩大,但增速出现明显下滑,已从2014年近70%的增长率下降至2016年的20%。
    在逐渐下行的市场上,非行业龙头的申联生物仅仅依赖一支疫苗,如何实现上市梦呢?
    高度依赖政府采购多次行贿主管部门
    申联生物17年12月22日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7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03亿元、2.40亿元、2.67亿元、1.5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大部分销售收入来自于政府采购,在2014年~2015年,政府采购比例更是超过99%,直接销售占比不足1%。
    从招股书公布的前五大客户也可以看出,各地动物疫病预防中心和畜牧局是申联生物主要销售对象,累计销售额超过每年总销售收入的50%。
    我们选取了主营业务同为兽用生物制品的三家上市公司生物股份、普莱柯、海利生物,2017年财报显示,三家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分别为21.73%、13.05%、28.54%,远低于申联生物50%的比例,说明该行业并不高度依赖政府采购,申联生物销售收入构成极度畸形。
    另外,申联生物曾经多次向地方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行贿,以取得在动物疫苗招标采购中的便利。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05年下半年至2012年12月期间,时任四川省动物防疫监督总站站长余勇先后12次收受乾元浩生物股份有限公司销售经理、申联生物销售经理王某华所送现金共计106万元人民币、5万英镑,并为其在动物疫病疫苗政府采购上提供帮助;2013年年底,余勇收受申联生物业务员邵某所送现金5万元人民币,并为其动物疫病疫苗政府采购上提供帮助。
    2011年至2014年,时任四川省畜牧食品局重大动物疫病疫苗招标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姜文康在四川省重大动物疫病疫苗招标采购中为申联生物提供帮助,先后六次收受该公司市场总监王某2所送财物共计31万元人民币、1万美元及面值1万元人民币的购物卡。在此期间,申联生物在四川疫苗政府招标采购中多次中标。
    除了直接行贿,申联生物招股书中的一项“防疫服务费”也颇值得玩味。
    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7年上半年,申联生物销售费用分别为4506万元、5620万元、6291万元、3795万元,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达22.13%、23.33%、23.50%、24.54%。在几家同类型上市公司中,申联生物的销售费用处于较高水平,并且呈现逐年增长趋势。
    在销售费用明细中,申联生物有一项叫做“防疫服务费”的科目,而这一科目在以上几家上市公司报表中并不存在。防疫服务费在申联生物销售费用中的比重在25%左右,2017年上半年更是高达31.82%,在各项销售费用中占比最高。
    申联生物对此科目的解释为,公司防疫服务费主要为达到预期防疫效果而产生的疫苗副反应费、肾上腺素费、培训费等。公司实现收入后根据其与各省/市级兽医防疫部门合同及标书中约定的售后条款约定比例对防疫服务费进行计提。其中,免疫副反应的约定比例通常为2%至7%;培训约定比例通常为1%至3%;抗体检测约定比例通常为1%至5%;实物约定的比例通常低于1%。
    也就是说,每年1000多万的“防疫服务费”是在招标时就规定好的,公司在完成销售后,按中标金额的一定比例提供给招标机构。无论疫苗有没有产生副反应、培训实际费用是多少、消耗了多少肾上腺素都与费用实际发生额无关,这与常规的费用确认方式相悖。换句话说,申联生物只要中标就给招标机构一笔事先商量好的“巨款”,所谓的“防疫服务费”似乎更像是一笔变相的回扣。
    自科创板风声传出以来,各类“科创板”概念股闻风而动,其中虚虚实实难以捉摸。如今科创板项目的申报已经到了正式受理阶段,相信上交所一定能不忘“支持科技创新、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推进资本市场市场化改革和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初衷,看得清哪些是魑魅魍魉,哪些是精兵强将。根据其与各省/市级兽医防疫部门合同及标书中约定的售后条款约定比例对防疫服务费进行计提。其中,免疫副反应的约定比例通常为2%至7%;培训约定比例通常为1%至3%;抗体检测约定比例通常为1%至5%;实物约定的比例通常低于1%。
    也就是说,每年1000多万的“防疫服务费”是在招标时就规定好的,公司在完成销售后,按中标金额的一定比例提供给招标机构。无论疫苗有没有产生副反应、培训实际费用是多少、消耗了多少肾上腺素都与费用实际发生额无关,这与常规的费用确认方式相悖。换句话说,申联生物只要中标就给招标机构一笔事先商量好的“巨款”,所谓的“防疫服务费”似乎更像是一笔变相的回扣。
    自科创板风声传出以来,各类“科创板”概念股闻风而动,其中虚虚实实难以捉摸。如今科创板项目的申报已经到了正式受理阶段,相信上交所一定能不忘“支持科技创新、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推进资本市场市场化改革和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初衷,看得清哪些是魑魅魍魉,哪些是精兵强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标的估值1年提升3600倍,如今亏损78亿谁埋单 下一篇: 艳荡芦花湾金融资本分类土耳其股市一度暴跌7

版权所有 (C)2007-2018 太原烦县政府 娄中心技术系方322742

建议使用 1480*1024 以上分辨率浏览 , Flash Player 8.0以上  网站访问量:

备案号:晋ICP1307365号 网标识0001